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17/09 >> douban flickr link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南京,人。 2009.10.31(Sat)


ar001-022.jpg 

离开东南大学,在附近的师大附小的铁栏杆外看到练体操、拉筋的小女孩。可是保安不让我进去~

ar001-003b.jpg 
 
芳婆糕团店,盛早餐的阿婆跟买早餐的市民,第二天的早餐~

ar001-006.jpg 

南京总统府外,排着队,打哈欠 并且看镜头的大叔。

ar001-013.jpg 
南京总统府,走廊里拄着拐杖看资料的的老人。

ar001-012.jpg 

南京总统府,人潮汹涌,拍照纪念。

ar001-006b.jpg 
南京总统府,我只是觉得江爷爷跟解说阿姨的兰花指很喜感~

br001-007.jpg 

基广场5F,南京大牌档,表情很到位的外国女生。

ar001-012b.jpg  
基广场,弹钢琴的女生跟脚步匆匆的女生。

ar001-018b.jpg 
东南大学,喷水池边,坐轮椅,骑自行车的老人。

ar001-027.jpg 
雕刻时光,在南大和南师大的附近,前一天晚上去都被学生占满。而早上很人少,好安静~

Curry | Nanjing | Oct.


在学校的时光,无非就是跟朝夕相处的室友、点头之交的同学、没什么亮点的老师打交道。上课路上,买饭路上,男男女女走过路过对我来说也无所谓,最多偶尔跟室友碎嘴一下来人的穿着跟腿粗腿细而已。
出来玩就是要做好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的准备。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双面人啊,熟人面前再怎么放肆、丢脸也无所谓。在不太熟的人面前,我的脸应该还满臭的吧。

一路上似乎都在问路,在客运中心问保安退票窗口;到了南京车站,一头扎进肯基找厕所,始终找不到后问店员,才告知我:“这里没有厕所~”;终于到了离旅舍最近的公交车站,却搞不清楚该朝四个路口中的哪一个走,问了个听不懂普通话的婆婆无果,后来在保安的指点下才在一条小巷中看到“南京国际青年旅舍向前100M”的标识。其实我是路痴来的~
前台接待的女生轻声细语,名字似乎也是ABB的(我有时得ABB的名字要比ABC温柔些),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娘的女儿,让我填了一张住旅馆填资料以来栏目最多的表格。填表期间,外国人走来走去,有的背着大包从外面回来,有的过来前台问ABB洗衣房在哪,收不收费。沙发区的人们悠闲地上网喝东西,旅舍的大狗巴图懒散地躺在他的屋子里……
第一次住青年旅舍,对周围的人和环境都有点好奇的心态。

打开三人间的门,没人,但桌子上小乱,其中看到了苏州手绘地图,跟我的那份一样。床边也挂上了毛巾,证明有人已经住过了几天。要跟陌生人过夜了啊,我还是稍微有点忐忑的。
晚上从夫子庙回来,在旅舍旁的水果店称了桔子,想说晚上好好休息,在院子啃桔子吧,顺便跟室友share。买好桔子转过身,一只大狗飞奔过来,吓了一大跳。原来就是巴图,后面的女生朝狗大喊:”巴图“,示意它别跑这么快。
回到房间,其他人还没有回来。还早,决定去附近的先锋晃晃。刚出门时,一个女生回来了,在门口寒暄“诶,你住这里哦”,“对啊,你要出去吗?”,“恩,还早,我出去晃晃~”,“哦,那一起走吧”……
各拿了一个桔子出门了,跟这个刚认识的,在杭州念书的北仑人开始绕这旅舍所在的上海路往广州路走。路过了先锋书店,看她也没有特别感兴趣,所以没有进去,只是先熟悉了位置隔天再去吧,反正逛书店可以是很私人的事情。
然后看到了南师大的校门,我们过了马路走进学校,保安看着我们丝毫没有怀疑。南师大是“金陵女子学院”的旧址,学校很,真的很,没有什么路灯,只看得到海报栏里隐约的日光灯。路两边只看得到漆漆的树,一个人走的话甚至会觉得阴森。南京似乎有很多斜坡,南师大里也是,斜坡交织,中间下沉出一栋栋看上去很古老的房子,应该是以前的教学楼吧。路口,装了广角镜,我们很俗地对着镜子照啊照,本来想拍照的,太了,还开玩笑说这么阴森会不会拍出什么一些有的没的~
进了一栋楼,看着门上贴的纸确定是物理系的楼,门是很古老的那种,雕花有灰尘挂着大锁,但伸长脖子往里面探,课桌椅很新,空调还是立式的。里面的东西可以换可以淘汰,但外面的门算是有一定的年纪而予以保留吧。
绕了一圈,走出学校,同伴拍了一张校门说“这么屌的学校一定要来一张~”
回到旅舍,另一个室友也随即回来了,刚洗完澡而且有点感冒。一开口就听出是香港人,我学着综艺节目里主持人的调调说“香港来滴旁油”,她笑着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好不标准呀~”。她说,她是辞了工作来内地旅行的,刚从苏州过来,下一站是黄山。还讲了因为普通话不轮转闹出的糗事,在超市买盘子却问成了买胖子……
两个室友都在第二天退了房,回学校的回学校,下一站的下一站。

第二天白天在南京兜转了一大圈,从很郊区的宜家回来,打算去旅舍附近的雕刻时光看电影,豆瓣上预告那晚是播《忘情季节》的,可是我好不容易到了那里,才发现坐满了人,很多应该是附近南大、南师大的学生,而且,根本没在放电影啊~
看电影的计划泡汤,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一天的暴走我已经快要瘫了。
回到旅舍,房间没人,床上躺着双肩包,新室友来了。
没过多久,两个男生推了门进来。“啊,男生”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本身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多了些不方便。两个人是在湖州读书,也是趁运动会的假期出来玩。其中一个很多话,一个很孤僻。寒暄了几句,交换了电话和零食。
晚上刚睡下,多话男发来短信:“你睡得着吗,我第一次跟女生睡,紧张了~”,我傻眼,大半夜地紧张个毛啊,怪里怪气的~打发性地回了短信,明天还要上路,没功夫闲扯。
第二天多话男邀我一起去大屠杀纪念馆,我是想去纪念馆看看的,可是我有自己的安排,也不想在旅行过程中一直被同行的人牵绊,婉拒了他。可是他后来一直问我要不要一起去买车票,问我在哪吃早餐,要跟我一起渡长江等等,我有点不耐烦了。
这个人话真的不少,到了苏州也没能逃过他的短信攻击。特别是其中一条信息让我觉得忒恶心了,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给完他QQ后我就后悔了,我可不想被烦死,当下就决定要拒绝掉。回来后用“同学你的话还是比较多的”作为理由拒绝加他,他当下很生气,我不想树敌于是说明我没有交这个朋友的打算,他倒也表示理解,这点我还是感到欣慰的。
一段不怎么愉快的小插曲。
对于陌生人,我还是比较自私的。特别是当一些事反感到我后,我会冷漠对待或者是逃得远远的。难道我是在学老陈营造距离感??

其实一路上与大多数人的相处还是简单愉快的,问了不少的路并从他们那里得到了正确的方向,遇到的当地人或者是游客也都平淡有礼。在南京大牌档迎门的老大爷很热情亲切;南师大附小的体操小女孩好像是因为看到我在拍所以才走近拉筋似的;芳婆糕团店的那顿早餐很有市井气息;过马路时看到一个中年老外骑着装了儿童座的老式自行车,带着后面的小老外穿过马路,他们已经完全融入到了南京的生活当中,可惜,来不及掏出相机拍下。

南京,下次还会去的,大屠杀纪念馆这么一折腾来不及去了,尽管传说它很阴森但还是应该去的;渡长江,这次也没达成,留给下次吧……

光是写人我就念了这么多=。=

南京,人。 | 在路上 | com(0)|



comment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