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2017/05 >> douban flickr link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穿過整個城市,只爲看你樣子。 2009.12.07(Mon)


r001-032f.jpg
Curry | Shanghai | Dec.| 完全慌了

“第一次被音乐感动,对我来说会如此重要,原因是在被感动的那一刻,我才发现,在那之前原来我都是关上耳朵在听音乐。因为那次,我学会了听歌。从那天起,当每一次我戴上耳机,我都企图想要听到歌曲的最深处,好像每一种乐器和声音就在我伸手可即的地方,或是稍微逃开一些距离,远远地,享受一个完整的画面、完整的感动。”    ——from宥嘉的无名

隔了20天的心得文,请内窥~
另外附上让人内牛满面的北京首唱会视频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想这是一篇迷妹文。

签完专辑已是傍晚,走在八万人那条路上一边吹着冷风一边期待着地铁站的出现,手里握着刚签好的专辑,怕把签名弄糊因此一直拿在手上风干。当我突然觉得糊掉的签名才有真实感的时候,再去用手指试着擦它,却已经干了。 
人一迷妹就杯具了,我变得好幼稚~ 
“穿过整个城市,只为看你样子~”,那时脑子里跳出的就是这句话,很矫情。

整个签名的过程相比排队的时间要短得多。恍惚得以至于我已经不太记得一些细节了。排队,进场,穿过大厅,走到记者会的小厅,拍照被挡,然后就轮到了我。
宥嘉低着头一笔一画地写着"Yoga",这么简单的四个英文字母,本来是可以签很快的,可是你总是以幼齿的笔画慢慢地写。谢谢你的认真。
我拿着事先写好的"to curry"的纸,想让你署名,却被工作人员拒绝了。其实没关系,我知道署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我以后会看场合,尽量不给你添麻烦。
虽然你签得很慢很认真,但还是一眨眼就过去了。握手,手很暖。
眼看我就要这么轮过去了,拿出台版,“可以签台版吗?”,“打开啊,打开啊”,“可是我里面已经签过了诶~”
“签过就不能再签了”汉玉姐跳出来说了一句。那我也不好再纠缠什么了。
我来不及再丢下几句励志温馨的话就只能离开了。
我本来想说的是,“宥嘉谢谢你能来,下次带上band来开个唱好吗?”其实这句话一点都不特别,没什么爆点,你也肯定听过不下数遍,但却是我的心声。
走出场子,我又回到了原来排着队的地方,好像这里跟里面签着名的的世界是两个不同世界。其实我可以再买一张CD进去签的,但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当然,我在感性之余也很理性地控制住自己没有多花50,但我也怕亮相两次可能会很打扰,你也不是那种鼓励fans追星「太超过」的人,我还是做个守秩序的小fans吧。
我在那个KTV门口隔着玻璃守到你签完名,挥手跟大家说"Bye Bye",然后离开。
虽然我纠结于为了多签一张台版而浪费了认真说心里话的时间,纠结于“早知当初台版就不要买签名版”的想法,纠结于整个过程这么恍惚不真实。但能在前一天晚上听到你唱歌,今天亲自签上了名字,握手说话,我也应该要圆满了。
其实,我应该早有心理准备才对,前一天在南京东路看到郑元畅的签售时,内心就有点小波澜了,毕竟我也是迷过恶吻的人,而今天,更如同做梦一般。
“打开啊,打开啊”,并不是敷衍,虽然简单,却是一种平易近人的交流。

那天晚上的拼盘,其实不精彩。
当我下了公车还不清楚距离体育馆有多远时,就有黄牛过来搭讪。最后,用220买到了980的黄牛票。第一次的黄牛经历,算是有惊无险。当他们在检票口前的台阶上为分成问题吵起来而不带我去检票口的时候,我一度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演戏。
排队时,跟前面的人对比了下票子,疑心重重地觉得刚买的黄牛票比较薄。向台阶望去,黄牛们仍在吵架。我心一横,觉得自己不会这么衰,于是走向验票的大叔们。结果是,我过了。虽然有人用更少的钱买到了比我更靠前的位子,但第一次买黄牛便成功,我还是挺欣慰的,我真怕以后会锁定买黄牛,但重要的场次还是不敢赌。
Penny跟Tanya其实很敬业,场子不怎么热,台下人都端正的坐在位子上,荧光棒也只是零
星几点,但她们还是挺卖力的,还时不时得摇摆几下或是说句“我也爱你们”。宥嘉第一次出场时,瞬间冒出众多的灯牌跟红色荧光棒,前排开始骚动,尖叫声此起彼伏。原来小孩这么红了……
歌单很闪亮,但没有带上自己的band,就是没有这么的对味。
有没有带band的差别从上海拼盘跟北京首唱的对比中就看得出来。看完上海拼盘的当下是有些失望的,宥嘉没有放开,不是我视频中看到的那个活蹦乱跳、乐在其中的样子。我只是远远地站着听你唱歌,你只是闭着眼睛朝着我们的方位默默地唱歌。

“不要把我想成那样,从来不失众望。谁要对我,寄予厚望,谁就失望”——《解high人》的歌词,你说就是你自己的写照。其实在我心中,你就是那种最情绪化的歌手,不会假high,很会自high,偶尔也会解high,但真正high起来是会感染全场的那种。而第一次的见面,能远远地听你唱歌,我也该心满意足。未来还很长,还有很多可以一起high的机会。

十二月从月初到26号你一直在内地做宣传,飞上海,飞北京,飞成都,再飞北京,飞长沙,飞广州,再飞北京……早上五点就要爬起来也够辛苦的。不过这几天来,跟内地的歌迷玩在一起,跟自己的band在零下的北京唱到满身是汗,在成都跟主持人开玩笑说自己平时最不喜欢的就是吃东西,在北京用《疯狂世界》的清唱来说追星这回事……距离真的好像近了,我也偶尔会觉得演唱会跟合照并不是很遥远的事了。

「每个人都是从小孩长成大人嘛,当然了厚,但是也有很多大人会讲出让我很佩服的话,就是叫我要珍惜心目中的“孩子”。我记得很多人跟我讲过这句话,他们都是很棒的,像帮我导《伯乐》MV的易智言导演,我要谢谢他,我觉得这句话很重要。曾经呢,我觉得说,嗯…已经脱离人家叫我“孩子”的这段岁月很久了,但是自从我开始唱歌给很多人听的时候,就越来越多人喜欢叫我“孩子”。那有时候呢,分不太清楚你们叫我孩子到底是怎样...是很瞧不起我讲的话是不是...开玩笑的。后来有一天呢,我在一个地方看到一段文字之后,我就非常感谢那些叫我孩子的朋友。那句话就是说:“对待一个人能最温柔的方式,就是把他当做‘孩子’一样呵护他”,谢谢!」 

这是宥嘉在迷宫高雄演唱会上说的话,还没说完,台下就有人冲着你大喊“孩子”。我呢,有时候会叫你“小孩”。其实我比你还幼齿却任性地叫你“小孩”,大概是因为这两年多来,看着你从鼻音很重的星光冠军,成长为一个如此有感染力的歌手,而且正在感染着越来越多的人,让我很骄傲。就像我平时老喊五月天“大爷”,毕竟他们算是…长辈了,我不能说是看着他们长大,但一路上,他们带给我的不仅仅是音乐,好像还可以延伸出无限的东西,比如说腥膻,比如说想去那里朝圣或是寻找的东西。这就是常被我调侃的“小孩”跟“大爷们”。刚才的快本一播完,就冒出众多的新人来表白,小孩“扩张版图”是目的算是达到了,虽然我觉得那期节目很尴尬。

BGM会摆出头天上的第一次合作,是因为我第一次见到你真的很感动,就跟你第一次去大爷们的演唱会时的感觉是一样的。今年年初的时候,你说08年最珍贵的事是当五月天演唱会的嘉宾。你说当你觉得失意低潮的时候,有一个动力,而且是动力自己来找你,在年底的时候给了你一个很正面的力量,谢谢五月天。恩,眼看09年也要过去了,谢谢宥嘉,谢谢五月天,谢谢绮贞,谢谢大家,给我一个动力,在我沮丧的时候给了我很强大的力量,谢谢!

sr001-012.jpg 
sr001-008.jpg 
sr001-021c.jpg  
 
sr001-003.jpg 



穿過整個城市,只爲看你樣子。 | 迷妹的感想道不完,說不盡~ | com(1)|



comment

by 殤。 (URL)
等你更完再來回
話說俺考完回來了,東西拎的快要手斷了。。。這大冷天的。。。
2009.12.20 18:14 (edit)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